• May 01 Fri 2009 23:50
  • 家事

好不容易赶完了一个案子
原本还因为出席了一个很有感觉的学习大会
想写些东西
结果家里突然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
打乱了进入新工作之前
最后的一个星期计划


二叔母突然的逝世
让大家都措手不及
叔母走了 我真的觉得对她而言
是一种解脱
自小聋哑已经叫她的人生比别人更艰难一些
近这一两年的时间
她开始逐渐失去她与这世界沟通唯一的管道
她的视觉在她无法表达 医生也无法查出原因的情况之下
慢慢的完全失去功能

有时候回公公家 看见她自己坐在为她而设的椅子上
好像若有所思一样
偶尔会听见她哑哑的发出声音
也许是突然有一些幻觉还是怎样
我们都不知道


突然她就这样走了
检验师来检查 证实是心肌梗塞之类的突发问题
是有一点突然
可是真的往另仪层去想
她也算是平静的走了 这也是一种福气来的


丧礼结束后
公公家一屋子的病者统统被爸爸捉到医院去看诊了
从公公到二叔再到堂姐那三个和公公住的小瓜
统统都肺部被细菌感染了

在加上堂哥那很棘手的问题、还有堂姐大女儿的问题……
真的很伤脑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alldeng 的頭像
smalldeng

小鄧の夕柯乐忑

smalld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曼
  • 哇嘮……你傢還真的很多人生病嘞!
    大家檢查后,都進行治療了嗎?
  • 大部份都治疗了.二叔和最小的外甥住院了.

    smalldeng 於 2009/05/02 11:51 回覆

  • juzlike2bnaughty
  • 再不好也會過去的。
    古人有一句話,叫“否極泰來”。

    你好,我是坏孩子,和你一樣也來自馬來西亞,怡保。
  • 谢谢你。但愿如你所愿。
    除了同样身为大马人,我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是巨蟹座的yo.

    smalldeng 於 2009/05/06 11:21 回覆